英媒指责中国瞒报 中驻英使馆:中国努力不容歪曲


他致力于重症医学临床、教学和科研20余年,在多器官功能不全的发病机制和治疗的基础研究与临床救治方面具有较高造诣,尤其在感染性休克的发病机制和集束治疗在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病机制和保护性通气治疗方面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新京报:国外专家也很关注疫苗和特效药吧?

对于一线医护人员来说,ECMO、气管镜、气管插管等都是高危操作,极易近距离与病人的的气道分泌物接触,而病人喷射的气溶胶携带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保护年轻医生的角度考虑,我们都是自己上。”郑瑞强说。法国的医生还发现,很多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假如你在国外发烧、咳嗽,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你就已经确诊了。这让我们很吃惊。

我个人认为,面对疫情,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结果又来了一千个;治好了一千个,又来了一万个,没完没了。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所以治疗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这方面主要靠政府,医生是干不了的。

新京报:针对国外的情况,交流时,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

赵剡:是的。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你不能隔离一辈子。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

赵剡: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从病毒学上讲,病毒与人接触,它肯定会变异。这是一个定律,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苏北人民医院官网显示,郑瑞强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还是江苏省第三批、第四批和第五批333人才工程第三层次培养对象。

3月26日晚9点半,彭志勇结束了与新加坡政府有关部门的交流,一小时后又将与来自美国的医疗专家举行新冠肺炎疫情线上会谈。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